生活雜記

懷胎32年的產物

這次三月份回台灣處理一些事情
發生了一些事情>< 0325這天台灣的一些事情終於處理完了,找了桃園跟台北的朋友一起去陽明山去吃飯聊天順便洗個溫泉

大約下午四點多到馬槽花藝村於是點了一些菜還有一鍋九尾雞來吃,吃到五六點之後大家就在聊天休息,於是在七點的時候就去此行的重點洗溫泉搂,過程十八歲禁這邊就不詳述,泡完之後送朋友回家接者去安坑找朋友A男(請參考阿里山公路暴走),說要請我吃熱炒,大約在11點的時候抵達餐廳此時肚子怪怪的完全沒食慾,但是A男點了一堆還點了謠傳中的小龍蝦,就在上菜的時候 肚子開始痛了起來,狂跑WC也拉不出來,此時只能默默的看者A男狂吃大餐,而我則是一點食慾都沒有,就這樣A男說要請我吃實際上都是他一個人吃完,結束了一頓請客大餐一.一,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肚子越來越痛,好不容易開回家找好車位停好車,進家門馬上跟老媽要了一顆胃藥,就跑去睡了,不過也是整夜輾轉難眠痛死了,一整夜沒睡。

 

第二天

到了早上七點多真的受不了跟老媽說我們去長庚掛急診好了真的好痛,到醫院之後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初步判定是腸胃炎,開藥回家休息,吃藥之後有好一點但是還是痛,只是痛的位置往下移動了,大約到膀胱的附近,就這樣痛到在家滾來滾去滾一天

 

第三天

到了早上七八點真的也是痛到受不了,跟老姐說我們去長庚,我覺得痛到右下腹,有點像盲腸炎了,於是就這樣又回到了急診室,又經過不斷的檢查,醫生說臨床判定80%是盲腸炎因此建議開刀,馬上幫你安排後續的手續,一堆人來問我早餐吃什麼,我只悠悠的回答蓮霧算不算,就在忙碌的檢查手續當中醫生拿出一個叫做鼻腔管的東西來說要幫我插,說怕食物倒流然後又因為麻醉不會有任何的生理反應就趴了,因此要插這個來做倒流,靠從鼻孔插進去伸到喉嚨裡面,這過程不是普通的難受,眼淚狂流,插完之後就真的像病人一樣不能講話因為喉嚨裡面夾者一根管子像含滷蛋一樣說話,就這樣護士來說下午一點半開刀喔已經安排好了。


就這樣帶者坎坷不安的心情來到手術室,媽媽跟姐姐就手術室外等者,此時義工推我進入手術室的時候發現空無一人,麻醉科小姐也都沒看到,馬上打電話連絡相關人等,義工怕我無聊此時說那我去外面找個人陪你好了,於是出去手術室門外發現我老媽跟老姐已經消失在手術室門外了,然後義工很幽默的說你家的人跑真快都不見了(當下真無言),等等麻醉科就上來了,接者簽下麻醉同意書,被推上手術台接了一大堆管子,最後還問我你早上吃了嗎吃什麼?我回答蓮霧一顆(靠邀哩早上到現在要講幾次><)算不算,最後聽到麻醉師說那我讓他睡了喔!聽完之後不到十秒鐘就失去知覺任人宰割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慢慢的醒了,聽到耳邊出現一些聲音,忽然聽到一些對話,這病人說早上只有吃一個蓮霧,可是你看那袋子裡裝一堆我看不只吃一顆蓮霧吧!接者旁邊一堆人附和,真想爬起來回話說我吃的屏東超大黑珍珠不行嗎~~~哼,可惜全身軟軟當中無法回任何的話想爬起來也只是想而已根本沒力,就這樣又睡過去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病房了,看到家人關心的樣子,吃完藥又繼續昏睡,可能因為麻醉還沒退就這樣一路睡,睡到了晚上。

 

其實住院的過程都大同小異不是換藥就是換點滴,檢查傷口恢復狀況,親朋好友來探病(在這感謝所有來醫院探病的朋友,LEO真的很感謝你們來^^),好像就是從醫院開始,就開始接受老媽的嚴格管制,例如什麼不能吃,時間到了要吃飯,吃藥,接下來再喝果汁,後來在醫院的照顧之下,在開完刀的第三天醫生也同意我出院(事實上是我半要求的,因為太悶了)就這樣回到家安養了。

 

回家坐月子

由於腹部有傷口因此剛出院的時候行動較不便,不過也因為LEO的粗心新版身分證放在越南而且健保卡又壞掉造成出院的時候採用自費,花了三萬多塊,於是在家休息一天之後,就騎者摩托車到區公所(不要懷疑真的忍者痛騎車,時速只有10而已),辦好之後回到家發現小白車要驗車,也就開者小白車去驗車(時速大概20,因為怕晃動),驗車的時候車場人員看到我下車怪怪的於是順口問了一下怎麼了,我只跟他說我昨天剛開完盲腸出院,因為家裡沒人會開車只好忍者痛開過來了,車廠人員聽到之後馬上說,少年勇喔(台語發音)LEO馬上接者那驗車一定要過喔,不然我不就要再來一趟,車廠人員笑笑(感謝車廠人員體恤傷殘人士幫我把出廠單夾在雨刷讓我不用交給警衛),就這樣順順利利的驗完車回家了,之後的日子除了回診之外我就沒有再出過門了,每天睡飽吃,吃飽睡,老媽每天照三餐餵外加下午茶跟消夜,躺在床上看電視遙控器從1轉到100,日復一日過者養豬般的生活,我老媽則戲稱你好像在坐月子喔。


直到預定拆線日的那天早上起床,赫然發現傷口流出一堆不明液體,剛好要回診因此就回醫院處理,醫生看到傷口後就說還好這是乾淨的組織液,不過他就像在擠痘痘一樣把旁邊的痂給扯開,左右施壓把內部的東西給擠出來,擠到後面醫生說裡面有發炎要觀察,今天先拆一線讓傷口排膿,不過要塞消毒紗布進去防止傷口癒合不然日後又要再挨刀排膿,事情到這地步了也只能讓醫生宰割了,就在醫生拿起消毒紗布要塞進去傷口的時候,我老媽說可是我兒子要回越南上班,還大概需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好呀,醫生好像沒聽清楚,他就跟我說塞的時候會有點痛跟澀喔,他塞下去的時候靠~~真痛!在加上詭異的感覺,配合上醫生努力塞的力道與鉗子搬開傷口的觸感,我也只能握緊拳頭幹在心裡,不過最機車的是醫生還問我你要出國喔?要去哪一國,我只能握緊拳頭幹在心裡用微弱懺抖的聲音說

我~~~~~~要~~~~~~~去~~~~~~~越~~~~~~南,其實我很想揮拳出去,醫生邊聽我說邊處理傷口,去那邊喔那更要把傷口養好不然感染就麻煩了(我也知道不然幹嘛來找你),好不容易弄完了,也回家繼續坐月子,到隔天回診檢查傷口,因為醫生這天沒有門診,是別的醫生來處理,他也一副狀況外的樣子,不過護士倒是同一個因此護士幫忙說明結果醫生也沒來處理看了一下就交給護士換藥了,護士馬上進行消毒同樣要塞消毒紗布的時候也說了會痛喔有點澀要忍一下,或許我有昨天的經驗,以為自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可是這個護士動手比醫生還粗魯,痛到我頭抬起來看她在幹嘛,不看還好一看,那握緊的拳頭真的很想飆過去,用鉗子撐開傷口之後將消毒紗布放在傷口上面,接者拿出醫院用的大頭棉花棒(很長的那種)並將棉花棒反轉,使用竹籤頭的那一面,努力的把傷口上的消毒紗布給他刺進去,靠腰勒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會痛ㄟ,就這樣看者護士的處理過程好不容易弄完了,真的不是言語可以形容感覺,這讓我深深的覺得我不能再這樣給醫院荼毒了。


到第三天回診又是另外一個醫生看診,這個醫生感覺比較老鳥了,看到昨天護士幫我包紮的傷口就講了一堆專有名詞,就開始拆開,由於有昨日慘痛的經驗因此我也把頭抬起來看醫生怎麼處理,就看到昨天的護士好像紗布不用錢一樣放了一堆,邊看我邊想 ,紗布都是乾淨的ㄟ難道真的要向護士這樣處理才會好得快,才剛想完而已醫生拆掉最後一塊紗布的時候,大量的咖啡色液體不斷的流出,醫生馬上做緊急除裡順便將塞進去的紗布抽出,此時醫生說了昨天誰換藥的,我就接者問醫生是不是塞太多堵住了導致膿都流不出來,醫生沒有說話但是我從她的眼神當中看出,我講的是對的,於是我接者說,今天還要塞嗎(當然要問一下不然每天這樣搞,不死也半條命),醫生大概也看出我的意圖他說其實最好是一天換四次,如果你敢自己換的話,LEO當然是說好,我自己來換,於是醫生開了一些藥膏抗生素給我,並且告訴我說如果你這樣換的話傷口會好得很快,接者醫生就開始處理傷口塞紗布(過程就不再敘述)


坐月子的日子非常的愜意~~~~~吃喝拉撒睡,醒者的時候看電視,自己換藥因為可以自己掌握力道、痛度、深度、與塞的速度,比較沒有在醫院有那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就這樣日復一日,終於到了主治醫生回診的時間,醫生看完傷口之後說恢復狀況良好於是就把剩下兩條線給拆除了,但是醫生還是不放心叫我持續吃藥,換藥保持好傷口的恢復狀況,才能放心的讓我去越南。

 

就這樣過了幾天之後的回診醫生也同意我可以回去越南了,也叮嚀我多小心,要好好照顧傷口,以上就是這次開刀大致上的經過 ^^


下面附上兩張傷口的特寫,要看之前要有心理準備喔


這張是換藥的時候用手機自拍的傷口,上方可是可愛的小褲褲喔
這張可是拍好久才拍出比較可以接受的照片,上方可是好事多牌的內衣


用LINE傳送

關於作者

Leo

Leo

喜愛旅遊並沉迷科技應用數十年無法自拔的重度 3C 上癮者!

發表評論